起底互聯網巨頭云集的長城會,如何見證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演變

起底互聯網巨頭云集的長城會,如何見證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演變

行業資訊 2019-07-16 | 閱讀:2441

本文有騰速網絡發布,騰速網絡專業至力于,樂清騰速網絡,樂清網站建設,樂清網絡公司

樂清網站設計,樂清網站建設公司,今天騰速網絡小編為大家分享以下內容:


近日,長城會剛剛舉行GMIC2018的發布會。今年是GMIC的第十周年,主題赫然打出了“‘AI’生萬物”,三年之前,GMIC 2015的主題還是“「移」生萬物”(“Mobile Everything! )。GMIC被看做中國移動互聯網的風向標之一,其主題的轉變在一定程度上反應了行業領袖對未來的判斷。


長城會成立于移動互聯網發軔之初,見證了整個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崛起過程,以及到近兩年的向AI時代的轉型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長城會可以說是窺視整個中國移動互聯網的一個縮影。


從長城會成立到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崛起

長城會總裁于晨超告訴36氪,長城會的成立源起于一次失敗的訪問。


2008年,包括長城會創始人文廚、時任UC CEO俞永福在內的9個人,相識于微末之時,看到了移動互聯網蘊含的機會,準備一起去日本取經。當時的日本在移動互聯網領域領先全球,已經出現了像GREE、DeNA和mixi這樣的獨角獸。而當時,俞永福的UC Web才剛剛拿到了100萬美元的融資額。微信在三年之后才正式推出。


當時,文廚、俞永福這些人想著學習經驗,結果吃了閉門羹。怎么能讓對方接納自己呢?這群人就想到了成立一個組織,于是長城會就出現了。雷軍是這個組織的首任投資人,投資了30萬元。


首批的會員有八個,分別是劉斌(時任易查CEO)、俞永福(UC CEO)、林宇(網秦聯席CEO)、李晉吉(時任3G泡泡CEO)、肖永泉(當樂網CEO)、居易飛(時任天下網CEO)、文廚(長城會CEO)、張向東(3G門戶CEO)。


最初,長城會就是為了給中國的移動互聯網圈提供一個交流、學習的平臺,只有論壇沒有展覽。


2009年,長城會舉辦了第一次GMIC,在論壇之外加入了展覽,并增加了行業領袖的閉門峰會。


當時的長城會還沒有指點江山的豪氣。微博CEO王志飛(新浪也是長城會的會員)曾表示:“我們當時還有些惴惴不安,心想我們這些民營的公司辦這么一個會,還搞得這么大,會不會過兩年被端掉?!?


2011年,雷軍成為長城會的董事長后,開始把長城會定位為互聯網CEO的交流平臺。這個時候雷軍剛剛創辦了小米。


除了在中國舉辦外,GMIC開始逐步走向海外,在硅谷、班加羅爾、雅加達等近十個海外城市舉辦。這個過程也對應著中國企業的出海過程,里面有很多企業是長城會的會員。長城會也會幫助這些公司打開海外市場,比如,獵豹出海時,在GMIC全球9站當中,跟著一塊走了7站。


這背后其實是中國的互聯網企業被世界認可、接受的過程。于成超告訴36氪,開始在海外辦會會有些困難,隨著中國經濟、文化的影響力越來越強,海外的公司就愿意來了。


目前,長城會擁有近1000位來自全球移動互聯網及相關領域的會員。中國頂級的互聯網公司,百度、騰訊、新浪、小米、滴滴等都是長城會的會員,阿里曾經也是。


而在未來的規劃中,于晨超表示,長城會將加強對一帶一路國家的布局,這些國家是中企出海的熱門區域。


從移動互聯網到人工智能

本次GMIC大會的主題“AI生萬物”。于晨超告訴36氪,之所以起這個主題,是因為人工智能開始越來越多地落地到產業當中。

其實,去年的GMIC上已經有了大量的關于人工智能的演講、論壇,也展出了一些人工智能的產品。但是去年的主題還是有些朦朧的“天工開悟”,當時行業里還是在更多地討論技術,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,行業里越來越多地關注行業落地、AI給產業賦能的問題。


不過,AI產業落地可能并不會有移動互聯網時代那樣的爆發,無法借助人口紅利實現規模的躥升。


此前的發布會上,李開復說過,AI在很多領域里還是需要時間的,To B的東西要一年一年累積起來,不像To C的今日頭條、快手一兩年就不得了了。AI對人類的改變和價值的創造是巨大的,但是不能期望有頭條、快手型超級用戶公司。

熱線電話13968761243
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_超级免费视角视频碰碰碰_国产 日韩 欧美 视频 制服_亚洲一区二区国产精品无l